中国五子棋网

棋谱习题 | 经典棋局 | 段位测试 | 跟我学棋 | 实战解读 | 必胜研究 | 在线棋谱 | VCF 习题

您的位置: 五子棋网 >> 五子文库 >> 感悟五子 >> 逸事杂谈 >> 正文

解村:我的爱沙尼亚之行

作者:解村 文章来源:网络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2-9-11
 

解村:北京棋手,留学海外,在第9届RIF世界青少年连珠锦标赛中获得亚军。
 

   一次偶然的机会,在Facebook上认识了爱沙尼亚的女棋手Aki,她邀我参加爱沙尼亚传统的智力运动盛会——Karepa夏令营。我一直对神秘的东欧国度满怀向往,正值暑期有闲,便欣然应允。与Ants讨论行程之际,他又邀我参加8月在俄罗斯举办的世界青年锦标赛,想想正值滑不留手的23岁,青春的尾巴,冒着没时间写论文的风险又咬咬牙答应了。下面先与各位棋友分享我的爱沙尼亚之行。潜水偷师多年,对论坛毫无贡献,这里权当赎罪。俄罗斯之行请看后续报道。
 
    6月29日从阴雨连绵的伦敦启程,中午飞抵塔林时,一片天清气朗,心情为之大畅。Aki把我接回家里稍作安顿,就带我去了露天博物馆。爱沙尼亚人有很强的民族认同感,重视自己的语言,民族历史,强调自己独特的文化身份。逛博物馆的时候,Aki给我讲了爱沙尼亚苦难深重的历史,上千年来在波罗的海边繁衍生息的爱沙尼亚人,竟只有短短几十年的民族独立的历史,此外一直作为日耳曼人和俄罗斯人的农奴,首都塔林甚至不允许爱沙尼亚本人居住。20世纪初刚刚得以建国,立刻又成为苏联一员。随着苏联解体加入欧盟,爱沙尼亚成为发展迅猛的波罗的海三国之一,这是他们引以为豪的。
露天博物馆展示的是爱沙尼亚民族农耕时代的风貌,早先的房屋皆为木结构的茅草房,没有烟囱,烧炉子的烟要靠门窗疏散。Aki告诉我几十年前他们才刚刚开始使用玻璃。

 

爱沙尼亚人属于北欧人种,皮肤白皙,血缘上亲近芬兰。其语言使用拉丁字母,也酷似芬兰语。这些都与邻近的俄罗斯和拉脱维亚迥异。
 
第二天去塔林旧城参加爱沙尼亚青年智力运动节的连珠项目。首先做一个勘误声明,中国连珠网的文章称我将参加塔林公开赛,这是我的疏漏。Ants先告诉我夏令营期间的两项比赛(Taraguchi和Yamaguchi)都叫做Karepa公开赛,后来我又被告知30日在塔林会有一个比赛,我便想当然的认为是塔林公开赛。在此向姚志勇老师道歉。
塔林的旧城非常美丽,有着典型的中世纪风格,下图为他们的市政厅。 


最著名的一条老街。

英爱双语为他们的酒吧做广告。

旧城俯拍。

这里是Chess House,头像为爱沙尼亚国际象棋世界冠军。青年智力运动节就在这里举行。

粗心的Ants忘记带白子,第一轮竟然是用国际跳棋的棋子当白子下的!他们的棋钟和棋盘大多来自中国。

击败Ants夺冠!

Ants送给了我一打连珠世界的杂志,我答应以后帮他翻译一些国内的文章。

晚上跟Aki和Tunnet一起吃饭。Tunnet是一个很开朗的小伙子,有时候也会有点爱沙尼亚式的羞涩。他喜欢谈棋下棋,说起来就会眉飞色舞,充满自信。Aki是个细致敏感的女孩,喜欢强调自己八分之一的鞑靼血统,她下五子棋主要是为了结交朋友。

第三天来到Karepa营地,这里紧邻波罗的海,有美丽的沙滩和树林,每逢七八月就会迎来不同的夏令营,连珠和五目在这里已经有了很多年的传统。

塔拉山口规则的Karepa公开赛在第二天举行,第一天下午有五目比赛在主楼外面进行,由于蚊子肆虐,后面的轮次即搬进主楼。

第二天是塔拉山口公开赛,爱沙尼亚高手悉数出战(Andry和Aivo缺席)。第一次接触塔拉山口规则,5胜2负拿到第三的成绩我已经非常满足。图为Timo大战Tunnet,比赛的前两名,也是我输给的两个对手。

晚上与小朋友们多面打。

晚上在我的屋里他们打所谓来自中国的“拖拉机”,但我没看太懂。

第四天开始了山口规则的比赛,Tunnet和Timo缺席,我最终6胜1负,小分低于Johann,获得亚军。输的一盘是在大优局面下失去耐心,Ants抓住最后的机会在边角杀出。对局结束后他又好好地教育了我一番,就像对他的学生一样。
当天我们迎来了从瑞典赶来的史蒂芬卡尔松(Karlsson)夫妇,这对跨国五子棋夫妇(其妻为爱沙尼亚棋手)已经育有两个孩子。有趣的是,在夏令营里,史蒂芬负责带孩子四处玩耍,其妻则参加山口规则比赛。卡尔松夫妇亲切友善,有绅士之风。
 
7月8日是爱沙尼亚智力运动会,Timo再次大显身手,囊括数独和五目两项冠军(其中五目击败Tunnet)。史蒂芬也披挂上阵,每轮开局(swap2)都是上下边线落子。下图即为瑞典传奇棋手史蒂芬卡尔松与Tunnet的五目对决,Tunnet胜。

临行前,和Aki, Tunnet, Johann, Paul 在几乎极昼的波罗的海边度过了难忘的一夜,烧烤,啤酒,在寒冷的沙滩听Paul吉他弹唱爱沙尼亚歌曲。我初到爱沙尼亚时,觉得人们普遍冷淡木讷,不像西欧人热情有礼。Aki告诉我这是人们普遍的感觉,东欧人被称为stone face (石头脸),形容其性情冷淡,面部表情僵硬。然而听Paul在海边弹唱充满塞擦音的爱沙尼亚歌曲时,我好像理解了这个民族在严寒和苦难中磨练出的敏感内向的性格。

走前与中青幼三代爱沙尼亚巨星合影。

此次爱沙尼亚之行的三次连珠比赛中,有幸与本届世团爱沙尼亚队全部交手,其中,1负Tunnet, 2胜1负Ants, 1胜 Johann, 2胜 Martin,三项比赛分别获得冠军(爱沙尼亚青年智力运动节),亚军(Karepa山口规则公开赛),季军(Karepa塔拉山口规则公开赛)。满载而归,非常开心。
 


12天是恰到好处的行程,游览城市,享受自然,下棋,交朋友,没有什么遗憾。我作为第一个来到Karepa的中国人,希望我们更多的棋手能加入到这个世界五子棋的盛会里。
 

(文章录入:无天 责任编辑:无天 )
网友评论:(共有1条评论)
姓 名: 验证码:
评 分: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