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五子棋网

棋谱习题 | 经典棋局 | 段位测试 | 跟我学棋 | 实战解读 | 必胜研究 | 在线棋谱 | VCF 习题

您的位置: 五子棋网 >> 五子文库 >> 感悟五子 >> 五子故事 >> 正文

那威:想当初……

作者:那威 文章来源:那威说吧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2-4-22
 
十多年前为了发展五子棋,许多人都拿出全部青春来付出:当初接触五子棋的时候我才二十几岁,现在已经是快四十差七八的人了,每提起“五子棋”,就浮想联翩,感慨良多,像个老人……
  
  多数人认为那威可能特聪明,其实我是“鳄鱼脑子”——大家知道,鳄鱼的身体是很大的,可它的脑子就一点点。当初我学五子棋很偶然。我曾用了大约半年的时间学围棋,很认真,像什么“刀把五”、“提子”这些,总是很快学会,但每次下棋,总是最后只有对手的子,我的全被提了,总觉得特别难受,觉得自己很笨;学中国象棋的时候,背了许多恶毒的招法,可我的棋子老过不了河,发挥不出来,反过来每次都让对手用个小兵追着我的主帅到处跑;再说玩桥牌,那真是张张牌在那儿瞧着,就是出哪张不知道。不过,虽然我的技术不行,但人缘很好,很多人慕名来与我下棋,还说,多烦恼的心情,只要与那威下盘棋马上就变得特别愉快。可你们知道吗?每次我下棋都想愉快别人,可最后总被别人愉快了,心里憋得慌。虽然说咱以前也是运动世家、游泳出身,不过,是水多深游多远,三天以后水面见;芭蕾也练过,不过,是在《天鹅湖》等名剧中主演过一棵湖边的芦苇,男一号踏过的一块石头;排球我也打过,不过,是从主攻一直打到一号替补。突然有一天我认识了五子棋,开始还以为是五个子儿的棋,后来知道是连成五个就可以赢,觉得是一项特别好的棋类活动。当时没什么人下这个棋,自己又经过长时间“刻苦钻研”,很快在我们家那栋楼里小有名气了,上至九楼下至七楼,基本上没有人能赢我,我很快就成棋王了。你们想呀,如果一个人能够在他有限的一生中有一个能称第一的事情,该是多么兴奋,多么高兴呀。从此,我就迷上了五子棋。
  
  有一天,一个朋友打来电话:“哎,那威,你五子棋不是下得特好吗?现在可有用武之地了。知道吗?日本派了一个五子棋代表团到了咱们这……”当时我以为是玩笑,这五子棋也有竞技比赛?不可能的事儿。转天,他把报纸给我看,我当时就心中生火:“怎么着?日本人你玩什么不行,你玩五子棋玩儿到我这儿?行:比试比试。”当时打车去了中国棋院,报名参赛。这一路上我可联想了很多的事情:“我真是生不逢时,如果早生几百年,我就是燕子那三去打败俄国大力士;南京大屠杀,我当时没在,要在,我就挡枪眼;现在终于有了机会,我要做‘民族英雄那威’、‘抗日英雄那威’。等我到了棋院以后,我就要潇洒地‘啪啪’几个子儿横扫他日本五子棋队的千军万马!肯定—下就出名了。出名之后,我也不声张,‘我悄悄的走,就如我悄悄的来,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……’一派那大侠的英姿。”
  
  到了棋院后,我特谦虚地说:“听说你们和日本人打五子棋的比赛,是吧?我姓那,叫那威,你们有什么困难,我可以帮你们吗?”人家淡淡地回答:“来比赛的是吧?交五块钱,到楼上报名去。”哎!怎么能这样对我?态度好一点嘛,我是为国争光来了,我是棋王,那威棋王呀!又一想,先不急。我来到报名处一看:“我的妈呀,楼上怎么这么多人啊?”至少两三百人,乱糟糟的:“我是棋王!”“我也是棋王!”“不,你不是,我才是!”怎么?都认为自己是棋王?棋院领导说,你们干脆先比比看吧。在那场比赛中,我的成绩还不错,获得了参赛资格,接着就要和日本人较量了。我就觉得日本这个民族很有意思,它常举行个世界杯打雪仗比赛、世界杯撅筷子比赛、世界杯叫喊比赛什么的,这次你来中国玩五子棋可找错地方了,等着瞧。
  
  公元1992年10月2日,首届中日五子棋比赛开始了。我代表中国出战。赛前,日本人介绍说,五子棋在国际上称连珠棋,还有什么禁手规定,三手交换,五手两打,而且不仅是日本人下,欧洲有许多纯种老外也下。连珠棋就是中国的五子棋,连名字都是参考中国的汉书,五星似连珠起的。我想,别听他们说这么多,还是真刀真枪下一盘,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。说句实话,我当时确实是研究了许多中国五子棋的走法、开局,自己经过了一年多研究的斜三阵,从没有输过。本想不能轻意使用,让日本棋手给偷了去,可看日本棋手的样子,就决定在第一盘中就使出来,给他们个下马威。比赛开始,我是目瞪口呆,斜三阵很快输了。日本棋手告诉我,这个开局看似强大,弱点就有两点,国际上在十多年前就已经有破解的办法了。我头脑一片空白,之后,我连续摆出各种开局阵法都被一一化解。到中午的时候,棋院领导说,比赛先终止。看来,我们认为简单的五子棋游戏,实际上是一门竞技,很深奥呀。下午,我们请日本连珠棋手给我们介绍一下吧。
  
  不管怎么说我的五子棋艺还是不错的,可跟他们下,走不过十手棋就输掉了,这怎么行?!中华民族五千年灿烂文化,五子棋也是其中一部分啊,怎能让他们下得这么好!就好像突然来了个外国人要给我们讲唐诗宋词,而许多内容我们还从没有听过一样。我猛然想到:能不能在这方面做一些事情,把五子棋重新发扬光大起来?当时想得非常好——写封信给国家,一批准,这事儿不就成了?中国棋院非常支持,但任何一项活动都需要普及,需要大家的力量。于是我开始到处跟人游说,一个人拿着棋谱到处与人下棋。冬天,我就找各单位工会组织宣传;夏天,就在街头巷尾摆棋摊找人下棋,人也越聚越多。这就是当代中国五子棋发展的早期经历。
  
  可只与中国下棋不行,人们总问:“有没有世界性的比赛?”好像只有外国人玩了才正规,才是真的,于是我决定去参加世界比赛。为了这个愿望的实现,还克服了很多的困难……
  
  第一个准备去参赛的国家是爱沙尼亚。爱沙尼亚以前是俄罗斯的一个加盟共和国,后来独立了。得到世界杯连珠五子棋比赛消息后,我就开始满大街找爱沙尼亚驻中国大使馆,可死活找不着,后来听说,只有到了莫斯科之后才能签证。当时我觉得北京到莫斯科没有多远,飞机上睡一觉就到了,结果睡了八觉也没到,脚都浮肿了,又不能出去透透风。从飞机上住下看,是一片平原,有很多小房子。乘务员来发水果,每人两个大苹果。我这人是“食肉族”,从来不吃水果,后来才知道这水果在俄罗斯非常的贵,一个苹果能换十几个肉罐头!
  
快到的时候很紧张,不知道莫斯科长什么样?他乡异国,我是又兴奋又紧张。出关时都排着队,在一条黄线前面递护照才可以过去。咦?有个口没人排队,我就走进去了(后来知道这叫外交官通道)。检查员一边看我的护照,一边使劲儿地看着我,我不知道为什么,在他乡异国感到特别紧张。他告诉我要填一张表——俄文的,我哪儿认识!打勾吧,凡是有框的地方我都打勾。他看了看,一笑一摆手,我就出了关,踏上了异乡的土地。
  
  我找到了中国大使馆。他们说:“你这会儿去拿签证可能有点危险。”我纳闷:“这有什么危险?”后被告知:好多地方封路了,你要非去就这么走、这么走、再这么走。为了不耽误比赛,我得去办签证呀。走在路上,就看见路边停着几辆坦克。我心想:“这怎么回事儿呀?这俄罗斯人怎么在城市里搞军事演习呀?还是这里是军事博物馆?”正看着呢,冲过来一警察,冲我连喊带叫带摆手,很着急的样子。我心说:“有本事,你说中文。”不等我跟他争,这俄国人一直把我推到路旁的一个桥洞里。我一瞧,哟,这儿还有一大堆人。我只有跟着人流往前走。还好,爱沙尼亚大使馆刚好就在前面不远处。这时候,突然听到“嗵嗵”的炮声,我凑上前看热闹,而其他人都匆忙地往回跑,后来才知道,那就是著名的“白宫事件”!坦克正往议会里轰炮呢!我没有经历过战争,胆子大得——“噌”一下就躲回人群里去了,可得藏起来,我还一盘棋都没下呢!就这样,我在炮声中等了四个小时,爱国使馆的人告诉我明天不打炮了,可以来取签证。第二天,我去取签证,军队又改打枪了。看着他们架着枪,我还得从他们身后头走过去。一边走我一边说:“同志们!咱们都是同志,但你们玩你们的,我不参与,我只是一个下棋的。”终于把签证领了回来。回到旅馆,我赶紧收拾好包,然后合衣而卧,就等明日出发了。
  
  到了机场一看是架小飞机、飞机上除了驾驶员、副驾驶员,还有一个服务员,还有我。上来之后他们给了我一块糖,让我压压惊。我说不怕,乘专机似的,好玩儿!飞机起飞不久,突然有了情况,飞机一下子飞上去了,然后一下子又飞下去了,没几秒钟它又上来了,然后又下去了,听说那叫气流。我当时脸色煞白,特别的难受,紧紧地抱着我的箱子——我惟一的箱子,里头有我的钱,就是飞机真掉下去,我也谁都不给。
  
  这样经历了一个半小时之后,飞机终于落到了爱沙尼亚机场。当地的组委会很热情,但是从他们眼光当中可以看出,他们很惊讶:“AIeyoufromChina?”(你是从中国来的吗?)我说:“Yes,IcomefromChina.”他们为什么那样吃惊呢?原来,在他们的印象中,中国人是“长袍马褂的瘦老头”,打死他爸爸、他妈妈,他也想象不到中国人是这样一个气质堂堂、腆胸叠肚、阳刚雄壮的男性!这次比赛,我是“中国五子棋代表团”的团长、领队、运动员、队医兼其他。听到他们说:“没想到你们中国人还是挺富有的。”顿生自豪感。一直不知道为国争光什么意思,这回有些感觉了。
  
 后来组委会的一个小姐把我带到了一所大学,非常的整洁、安静,可她不知道我这人胆子不是特别大。记得当时我特像《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》里那个跟着前头那个穿风衣的女人走的特务头子,跟她聊两句吧,她又不懂英文,我说中文她也不懂,如果哼哼加比划吧,她肯定认为我有毛病。就这样我默默地跟着她……哎,语言不通就会使人变得呆傻。她把我带进一间六人住的房子里,可并没有另外五个人跟我一起住。她走后,我第一个动作就是撩开地毯看看有没有窃听器,万一谁想偷走我的棋谱呢!下一个动作就是把床顶到门上,因为门没有插销。堵上以后,我又把它拉开了,因为还没来得及上厕所。我赶紧拎着箱子去了厕所——怕钱丢了呗!
  
  我拎着我的包,就这样住进了这个“非常奢侈”的公寓——好像整个楼都是我一个人的,只是灯太少。我虽然又累又困又饿还又感冒,第一个晚上还是睡不着觉,总觉有外国鬼在我屋子里转来转去。我知道大部分中国鬼都是女性,还好一些。外国鬼可不一定,男鬼?女鬼?还是恐怖动物?越想越害怕。想着想着,天就亮了……
  
  从我住的地方到赛场比较远,得坐公共汽车。我知道车站在哪儿,也知道在哪儿下车,只是上车买票这事把我头疼坏了。车上没售票员,只有司机,他只知道傻开,而且有的站他停,有的站他不停。车上有根绳子,我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,就拉拉试试,“叮吟”一响,车子停了,过了会儿,我再拉一下,又“叮咚”一响,车又停了,真好玩儿。后来觉得不能老这样做,还是到下车的时候再玩一次吧。正想着,上来一男一女,直冲着我就过来。我心想,不会吧?光天化日之下抢劫呀?我没钱,有钱也不告诉你们在我左鞋底里藏着呢。这时,那男的举着一张有他照片的小纸片冲我晃来晃去——原来是查票的,给我看工作证呢。后来我发现语言不通也有好处,他们经过长达二百多秒的吵吵后,看我仍旧木讷地瞅着他们,两人决定放弃我。当时我是真的不懂,后来才知道,如果在俄罗斯坐车不打票,罚款可厉害了!
  
  比赛开始后,各国运动员均做好了准备,我也在准备,坐在那儿东张张,西望望,琢磨着:一会儿谁跟我下呀?奇怪得很,这次比赛,我怎么老是碰不着男性棋手。这天也一样,又来了一个叫“耶里什么娃”的,可这女俄罗斯棋手太气人,她的水平不怎么样,我在开局的时候就将她的各路进攻“嘁里咔嚓”防守住了,可是这女棋手过于开放,穿了个薄T恤衫还没穿女性内衣,而且每次思考棋路时就忘记注意自己的正确姿势,这是明显的诱惑战术!太打击我了,我很清纯的,不能受到她的污染,我就是不看她!当时就想:“做一名运动员多难啊!竞技场上有的时候对手不仅仅靠技术来赢你啊。那威你难呀,不仅要有高超技术,还要克服十六个小时的时差,还要战胜青春的自我!”我那会儿还未婚呢,很难承受得住这样的压力,所以,连续走了二十手错棋,她就这样把我赢了。

 
  
  我当时非常的懊恼,觉得自己作为一名运动员还缺少充分的经验。值得庆幸的是,她后来又和四个男棋手对棋,除了一个人是高度近视眼外,其他三人全输了。看来不仅我们中国古代有美人计,他们外国人也懂美人计!
  
  接下来的一场比赛,对手是一名俄罗斯的九段老先生。当时他是俄罗斯的亚军,他在盘面上搁了两手棋之后就闲着了,我发现周围很多运动员都是这样。你说他们想什么呢?我可不能慌,我要以夷治夷,以你这招治你那招。我搁俩子儿后也不走了,闭目养神,挺好,反正一场两小时呢,等着呗。再睁眼,呀,这老头儿没了,一问才知道,国外下棋的规矩,运动员可以出赛场,爱干什么干什么,但是比赛时限过后还不回来,算输。我就这样等啊、等啊,他还不来,我没法上厕所呀!我着急加忍耐等了两个小时,裁判员终于现身了:“那先生,实在是抱歉,您的对手已经倒在地上了。”我想:“没有啊?我没带打手来呀,没人对他下毒手。”裁判说:“他喝多了,现在正往家送呢。”原来在闭目的时候,这九段扛不住了:“这胖子怎么还不走棋。”心一烦,他跑外头喝闷酒去了,回来之后就往地下一倒……。
  
  这盘棋就这样神奇地结束了,我迷迷糊糊退场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,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在哪儿。那么大的城市,回不了家,总不能住在赛场上吧?我多聪明呀?我记得日本代表团的住地离我的驻地不是很远,紧盯着,跟他们走不就能找到了吗?可是他们离开赛场后,进了这个门出这个门,进了那个门又出那个门,我就跟着,在外边等。最后他们又进了一个小门后,三十分钟没露头。我想:“他们怎么不回家呀?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?”走进去一看,坏了!是一日本餐厅,当时就有一种到了宪兵队的感觉。“太君”们见了我特热情,虽说我在外头蹓跶了半天没回家,但这顿饭肯定是他们请了,那就吃呗。生鱼片……什么贵我点什么。日餐讲究跪着吃,坐着吃我还能多吃点,这一跪可就受不了,还没吃多少呢,腿开始麻木变僵,食也无味了。正想挣扎着爬出餐厅时,被“太君”叫住,讲什么“AA制”,各付各的账,五十美金一个人!我冤啊,什么都还没吃呢,点的菜都给他们吃了。其实付钱倒无所谓,只是手中的现金就够坐车回家的,剩下的都藏在鞋和内裤里了,也不能当场就……。
  
  比赛进行到七八天时,我特别想吃饺子,而且在街上居然就看到了卖饺子的。俄罗斯有饺子卖,太让我感动了,赶紧买了两斤回来,我要把自己撑死解馋。可是没有锅,当时只有电热杯,一次煮四个,熟了以后还舍不得吃,我得攒出五十个,好来个“一口香”。终于攒齐了,我刚吃第一口,“噗”就给吐出来了,竟然是‘酸奶渣’馅的!那个难吃,我真的想回家了。
  
  比赛终于结束了。成绩是次要的,毕竟是咱五星红旗第一次飘扬在连珠五子棋的赛场。我可真是归心似箭了,到了机场,出关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我进关时填的那张表。当我交表时,过来三个警察,我想:“干嘛?是不是我赢了你们俄罗斯棋手,在这儿等着报复我呀?这叫‘小心眼儿’。”没想到他们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,还带点口音!我就问:“你们在哪儿学的中文啊?”“山东。”我觉得不对,明明像新疆话嘛。他们指着我填写的那张表说:“你在这上面都打勾了?”我问:“怎么了?”他们说:“这里问你有没有武器?你说‘有’;有没有艾滋病?你说‘有’;有没有核废料?你也说‘有’;有没有五十万元以上的美金?你说‘有’。你是个危险人物,不能放你走。”我赶忙跟他们解释,我不懂俄文,你们应该给我中文或英文的表格反正我是该打勾的打了,不该打勾的也打了。我们交涉了二十多分钟,才把我放出了关,当时真有一种逃出来的感觉。
  
  受了惊吓的我,饿了。可是机场里的餐厅只收卢布,他们很爱国,爱他们的卢布。可是我只有美金,银行也下班了。一只鸡一千三百卢布。我问:“给你两倍的美金行不行?就买一条鸡腿行不行?”回答只有:“No,no,no.”哎:我当时晃晃悠悠、晕晕忽忽的,这不是生生让厨师饿死在厨房吗!看着那冒着热气的烤鸡,我急了,一上手就把它抓了起来,虽然烫手,可我使劲往鸡肉里捏,卖鸡的找我收钱,我问:“美金行不行?不行?那好,我没钱,把鸡还给你吧。”转身掏出自带的方便面,就着沾满了鸡油的五个手指头,一口方便面一个手指头,一分钱没花,楞吃了顿“烤鸡方便面”。
  
  终于踏上回国的路程。虽然兜里只剩下十几元钱了,可箱子里装满了有关连珠五子棋的各种资料。我要把他们分发给所有五子棋的爱好者,真的希望中国的连珠五子棋能早日辉煌。飞机内传来悦耳的声音:“各位乘客,中国的首都北京到了,我们下次旅途再见。”透过视窗,我看到了北京,看到了家,眼泪一下出来了……。
(文章录入:无天 责任编辑:无天 )
网友评论:(共有2条评论)
姓 名: 验证码:
评 分: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